以企業為核心的產學研合作模式

產學研合作是我國科技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多年來,產學研合作一直是形成我國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現象的核心問題,也是多次科技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但長期以來一直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其實,產學研結合的關鍵是要強化和突出企業的技術創新主體地位,加快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緊密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 

突出企業的技術創新主體地位 

多年來,產學研合作一直是形成我國科技與經濟“兩張皮”現象的核心問題,也是多次科技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但長期以來一直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其實,產學研結合的關鍵是要強化和突出企業的技術創新主體地位,加快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緊密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

目前,國內高校和科研院所談產學研合作較多,相比之下,企業普遍重視不夠。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國的企業絕大多數還不具有產學研合作的主導地位和能力,企業還沒有真正成為研究開發投入、技術創新活動、創新成果應用的主體,缺乏產學研合作的內在動力和主動權。

要從根本上解決好產學研合作問題,需要從外部因素(改善市場環境、改進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評價機制等)和內部因素(增強企業自身技術研發能力)兩個方面著手。

從外部因素來看,首先政府須下大力氣改善市場環境。必須嚴格調控虛擬經濟和壟斷行業的盈利空間,引導更多的資本和人才資源進入到實體經濟中來。同時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導向應該是只有科技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才能賺取大幅利潤,這樣才會引導大量資本到天使投資、風險投資和成長性投資,才會出現科技創新蓬勃發展的大好局面。

同時,必須改進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評價機制。必須建立健全由企業牽頭實施應用性重大科技項目的機制,重點支持和引導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建立有利于自主創新的政績評價體系和科研項目評審體系。企業是市場活動最直接的參與者,“春江水暖鴨先知”,對市場信息反應最靈敏,能夠從市場需求變化中產生創新靈感和創新意愿。鼓勵和支持企業把創造和擁有自主知識產權作為戰略導向。對于符合國家戰略方向的企業技術創新活動,在政策和投入上給予優先和重點支持。建立有利于自主創新的政績評價體系和科研項目評審體系,在政績考評和科研項目評審中,加大對創新、質量和效益等方面的權重,改變目前通行的政績和項目考核的價值導向。

從內部因素來看,企業必須擁有自己的研發機構(如企業技術中心)和研發人員,并能自主地提出研發要求和具有市場開發能力。

在產學研合作中,突出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地位,并不等于創新鏈的所有環節都要在企業進行,而是指由企業來主導創新過程,在技術創新課題提出、技術研發投入、成果產業化過程中發揮主體作用。一般來說,科研院所里的科技專家與企業里的專家的目標是不同的。科研院所的科技專家一定要做到技術完美,企業里面的專家則認為只要市場能接受,就可以上市,前者強調技術的先進性,后者強調技術的適用性和投入產出比。同時,高校和科研院所距離市場較遠,單靠他們的科技開發能力顯然不能滿足市場的要求,企業必須提升自己的研發能力和水平。企業的研發主要是解決科技成果的市場轉化問題。這就需要科研院所的科技專家和企業的技術人員都要轉變觀念,各自相向往前走一步: 科研院所的科技專家往“下”走一步,將實驗室技術發展為工業技術;企業技術人員往“上”走一步,理解并幫助解決轉化過程中的各種問題。只有這樣,雙方才能形成有效對接的互補協作關系。

產業組織理論認為,企業的某種能力和資源缺口是可以通過三種途徑解決的:一是市場購買;二是自主開發;三是合作開發,如產學研合作,或者建立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技術作為企業的重要核心能力和戰略資源,其缺口同樣可以通過這三種方式加以解決。據OECD 專家的研究,在1992-2001年十年間,美國、日本和歐洲跨國公司中,外部技術資源占有重要地位的企業,已經從平均不到20%迅速上升到80%以上。就是說,即使是跨國公司這樣的企業研發也并非什么都要自己來做,偏重基礎研究的部分可以由高校和科研院所來做,產業共性技術部分可以委托專業機構(如工業技術研究院、公共技術研發平臺等)來做,甚至部分技術研發業務完全可以外包出去,但自己需要提出技術需求,自己掌握核心技術和關鍵技術,進行產品開發(即使是市場購買的技術也需要消化吸收的“二次開發”),這里的關鍵是具備技術集成的自主整合能力。目前政府有一些專項資金支持企業研發,但目前主要還是針對項目來進行,建議今后應主要調整為支持企業研發能力建設(具體可以結合各級企業技術中心認定工作進行)。

企業為核心的產學研合作模式 

產學研合作的模式有很多,分類方法也很多。多數分類是以科研院所為核心,本文把企業作為技術創新的主體,以企業為核心,產學研合作模式按照與企業合作的緊密程度進行梳理和分類,從大到小依次是:①企業擁有自主獨立的研發機構;②聯合多方在企業共建研發平臺;③組建產學研戰略聯盟;④搭建科技成果轉化和孵化公共服務平臺;⑤在科研院所設立產業技術研究院。

模式一:企業擁有自主獨立的研發機構。這種模式的特點是企業具有獨立的研發能力,產學研合作多是從市場需求出發,以產業化重大項目為牽引,和科研院所合作,聚焦突破關鍵技術。如以重大項目為依托,以企業為主導,利用企業在產品工程化、市場化方面的經驗和高校、科研院所在學科、人才、試驗平臺等方面的基礎優勢,圍繞關鍵技術組織聯合攻關。如上汽集團與上海交大、同濟大學等單位合作,開展新能源汽車關鍵技術研究,在燃料電池汽車、混合動力汽車和電機、電池、電控等關鍵零部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推出了面向市場的產品。上海石化和復旦大學瞄準國家重大需求,合作攻關雙軸拉伸聚丙烯(BOPP)等高檔專用料,不僅取得了一系列基礎理論突破,并開發出性能達到甚至超過國外同類產品水平的專用料,部分替代了同類進口產品,取得了良好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從效果來看,這一模式是比較成熟和理想的產學研合作模式。但現實情況是,多數企業并不具有獨立的研發機構,更不要說自主獨立的研發能力了。企業自主的研發能力建設將是當前和未來相當長時期的發展重點。

模式二:聯合多方在企業共建研發平臺。由企業與高等院校或科研院所在企業共建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或研究院等研發平臺,為產學研各方提供一個相對固定的交流平臺,促進產學研各方人才、技術、信息的交流和融合。如寶鋼集團先后與上海交大、東北大學、鋼鐵研究總院等8所院校開展了戰略合作。這一模式的特點是在企業設立多方合作的研發平臺,企業具有主導權,但科研院所有了一定的決策參與權。

模式三:組建產學研戰略聯盟。以提升產業技術創新能力為目標,積極鼓勵企業、高等院校、科研機構、用戶組建產學研用戰略聯盟,使產學研合作更具有戰略性、長期性和穩定性。例如,2009年起,由上海市核電辦公室牽頭組織,依托上海發電設備成套設計院、上海核工院等10多家單位,以突破核級焊材國產化瓶頸為目標,組建了“上海核電設備焊接材料國產化及創新平臺”,是一種“官+產學研+用” 戰略聯盟的新嘗試,該平臺已經完成國家能源局10多個標準的制定,先后承接了10多項國家級和市級重大科研項目。這一模式的特點是政府或行業協會圍繞產業的瓶頸問題而搭建產學研合作的平臺。企業和科研院所具有相對平等的參與地位,但相對來說比較松散,需要有明確的合作任務或堅強有力的政府或協會支持。如果缺乏有效的激勵機制和保障機制,這一模式長遠來看并非十分有效。

模式四:搭建科技成果轉化和孵化公共服務平臺。充分發揮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專業學科優勢和地方政府的資源優勢,建立和完善科技創新服務體系,實現專業人才、市場、技術和信息等要素共享。如上海市楊浦區圍繞建設國家創新型試點城區目標,將區內7個大學科學園、2個區屬高科技園和6個專業科技園區有機整合,推進風險投資機構、科技型中小企業集聚,打造創新成果孵化轉化基地。這一模式往往在科研院所內部或附近設立公共服務平臺,距離科研院所較近,是目前各地廣受科研院所歡迎的模式。

模式五:科研院所設立產業技術研究院。這一模式主要以培育和發展新興產業為主旨,針對關鍵共性技術和重大創新成果進行重點培育,使技術優勢與金融資本、產業基礎更緊密結合,最終實現創新成果的市場化和規模化。目前,上海已有中科院與上海市合作建設的上海高等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學與閔行區合作共建的上海紫竹新興產業技術研究院,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和嘉定區共建的上海嘉定先進技術與育成中心等多種形式的產業技術研究院,這些產學研合作的新模式正在不斷結出碩果。這一模式主要提供產業關鍵共性技術,一般由科研院所來主導,更像科研機構的一部分。企業有技術需求,可以到這來采購或定制。

未來發展方向 

這五種模式按照與企業的緊密程度從緊密到疏遠形成一個連續譜帶。如果緊密的程度簡單以數量來標定(五分制),可以分別以5(企業擁有自主獨立的研發機構)、4(聯合多方在企業共建研發平臺)、3(組建產學研戰略聯盟)、2(搭建科技成果轉化和孵化公共服務平臺)、1(在科研院所設立產業技術研究院)來表示。

從市場規律和未來發展趨勢來看,企業擁有獨立的研發機構,自主組織開展項目攻關最好,這是完善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理想形式。即使如此,企業也不可能全部自己來研發,仍有部分非核心技術通過其他形式來實現。從中國的現實來看,盡管近年來我國一直強調企業是技術創新的主體,但事實是科研能力仍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所(包括研究型高校)。目前各地比較熱心建立產業技術研究院,搭建科技成果轉化和孵化公共服務平臺。因此多種形式的模式共存,可能是當前和今后我國產學研合作的現實局面。但我們必須清醒的是,中長期發揮產學研戰略聯盟和在企業設立聯合研發平臺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_视频二区亚洲欧美_一本道高清色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