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新動能的主要努力方向

近幾年來,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經濟蓬勃發展給人們帶來新希望,但另一方面,新經濟的增量還不能抵消傳統經濟向下調整的減量。面對喜憂交加的形勢,不少人對新技術能否形成新動能、新動能能否帶動新經濟還心存疑慮。我們認為,信息技術與其他技術的融合發展將是加速形成發展新動能、壯大新經濟的第一強大動力。  

一、信息技術是未來15~20年形成新動能、發展新經濟的主要動力  

本世紀初許多學者預計信息技術已基本完成驅動經濟發展的歷史使命,21世紀上半葉將是生物科技的世紀。但近十來年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浪潮迭起,信息技術不斷展現出旺盛的活力,繼續引領世界經濟的發展。  

根據麥肯錫公司2013年發布的技術預測,到2025年可能形成5萬~10萬億美元累計經濟影響(含消費者盈余在內,即消費者并未支付的因創新而獲得的價值)的還是移動互聯網、智能軟件系統、云計算和物聯網等信息產業,生物領域只有下一代基因組產業可能產生1萬億美元的累計經濟影響,先進材料不到0.5萬億美元,可再生能源不到0.3萬億美元。我們和許多科技人員、經濟學家都有同樣的看法:信息技術的潛力尚未充分發揮,而基因生物和納米等技術還在孕育之中,未來1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內仍然是信息技術唱主角。  

判斷信息技術的發展態勢至少需要考慮兩個維度:技術的深度和廣度。從深度上看,二戰以后,支撐世界經濟發展長波的基礎性技術發明是電子數字計算機、集成電路、光纖和無線通信、互聯網和萬維網。自萬維網(WWW)以后,信息領域雖然不斷出現新名詞,如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等,但沒有出現與上述技術可比擬的基礎發明。類腦計算、量子計算等新技術短期內還不能形成支撐經濟的新動能。從基礎發明到產生重大經濟影響一般需要20~30年,下一輪更高漲的經濟長波也許要到20年以后,今后20年很可能是經濟長波的周期性衰退期,按照歷史的規律,也應該是基礎性發明的密集出現期。由于歷史上只有4~5個經濟長波的樣本數據,經濟學中的長波理論未必能作為預測經濟發展趨勢的依據,但世界經濟周期性發展的判斷應該是靠譜的。  

從廣度上看,歷史上蒸汽機、內燃機、交流電等重大基礎發明都是經過較長時間的技術改進和擴散之后才開始產生巨大經濟效益,信息技術也不應例外。萬維網等信息技術已經有20多年以上的技術擴散和儲備,21世紀上半葉應該是信息技術提高生產率的黃金時期。今后10~20年,對經濟貢獻最大的可能不是新發明的重大技術,而是信息技術融入各個產業的新產品、按需提供個性化產品和服務的新業態、產業鏈跨界融合的新模式。對信息時代而言,信息技術普及滲透還有很遠的路要走,現在的信息技術應用只相當于工業革命的蒸汽機時代。  

不少人將新經濟等同于戰略新興產業,認為只有納入國家劃定的戰略新興產業范圍的產業才算新經濟,這是一種誤解,新經濟有更廣泛的內涵,包括用信息技術提升、改造傳統產業。美國“國家新經濟指數”將農場主應用互聯網開展農業經營的比重,作為衡量新經濟發展狀況的25個指標之一。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的數字化轉型倡議指出:從2016年到2025年的10年內,各行業的數字化轉型有望帶來100萬億美元的社會與企業價值(主要是社會價值),其中汽車、消費品、電力、物流四大行業的數字化轉型的潛在累積價值將超過20萬億美元。數字技術提升傳統產業的前景十分光明。  

二、重點發展人機物融合的智能技術  

推動新經濟的新技術很多,我們認為最有引領性的新技術是人機物融合的智能技術,簡稱人機物智能,也稱為人機物三元計算。它始于2010年左右,其主要特征是智能萬物互聯,即物與物之間、物與人之間實現互聯,將智能融入萬物,實現信息化與工業化無縫對接。人機物三元計算是中國科學院2009年總結出的信息技術大趨勢。相關概念包括萬物互聯網(Internet of Everything, IoE)、無縫智能(Seamless Intelligence)、信息物理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s),“互聯網+”等。  

發展人機物智能需要解決一系列科技挑戰問題,包括人機物智能的計算機科學、物端計算生態系統(不同于Wintel和ARM-Android的新產業生態)、節能高效的智能計算平臺(能效提高1000倍以上)、信任互聯網(區塊鏈技術是構建信任互聯網的基礎技術之一),身份聯邦(單一國民信息賬戶)等。  

發展以人機物智能技術為標志的新經濟,不但要繼續發揮我國的“網民紅利”,在產品和服務上延續和增強互聯網發展新動能,而且要攻克新的核心技術,彌補我國的產業短板,培育新的產業生態系統。2016年中國信息產業已有16家公司進入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加上華為公司(華為不是上市公司),這17家公司實現了4317億美元的銷售額和506億美元的利潤。這些公司產生的利潤只有美國進入2000強的74家信息產業上市公司的24%,遠小于中美GDP比例(61%)。在全球2000強名單中,美國有14家芯片公司與14家軟件公司,中國尚沒有一家。設想15年以后,中美信息產業的利潤比例能與中美GDP比例同步,我們還有3~4倍的成長空間。  

三、培育新動能必須堅持自主創新和技術積累  

創新驅動已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我們在貫徹這一戰略時往往不提要重視技術積累,其實技術積累與技術創新同等重要。人們常說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其實真正買不到的是自主創新能力。支撐新動能新經濟的核心技術只有通過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才能獲得。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知識存量的增長,不論是對一個企業還是個人,知識的增長要靠創新實踐不斷沉淀的技術積累。中國高鐵的成功被譽為“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榜樣,但我們不應忘記,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中國一直在從事鐵路機車研制,通過“中華之星”等科研項目的錘煉,南車、北車集團已有堅實的技術儲備。  

我國的戰略新興產業有些發展快,有些發展慢,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同行業的技術積累有差別。我國工業控制領域的技術積累十分薄弱。據工信部2014年統計,我國22個行業900套大型工業控制系統大部分由國外廠商提供產品,特別是可編程邏輯控制器(PLC),外商占據了94%以上的份額。由于工控領域國內企業仿制國外產品都難以做到,國外企業不需要在中國申請專利保護其產品銷售,國外企業在華申請專利數長期維持在此領域中國專利總量的10%左右(通信和計算機領域國外企業的專利占到43%)。在國家大力支持智能制造、“互聯網+”的形勢下,在實現智能萬物互聯網的進程中,加大工控領域的研發投入,夯實工控領域的技術積累顯得尤為重要。

(作者:李國杰、徐志偉。李國杰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科技智庫特聘研究員,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徐志偉系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本文由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供稿) 

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_视频二区亚洲欧美_一本道高清色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