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以數字為杠桿 我國經濟正進行深層次變革

隨著新一輪信息技術革命的爆發,制造業、消費等領域都在發生“數字蝶變”。有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總量達22.58萬億元。2017年,這一數字還在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進行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提出,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推動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融合發展。

數字經濟不斷創造新的可能,世界也因此認識一個全新的中國。

撬動經濟發展杠桿
互聯網時代,數據是新的生產要素,建立在數據基礎上的數字經濟,更是創新經濟、開放經濟和代表未來的新經濟。

研究表明,數字化程度每提高10%,人均GDP增長0.5%至0.62%。在全球經濟增長乏力情形下,數字經濟被視為推動經濟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的加速器,撬動經濟發展的新杠桿。根據預測,2035年我國的數字經濟將達16萬億美元。

“和前幾次互聯網浪潮不同,數字經濟更強調融合共贏。在與傳統產業的碰撞中實現價值增量,帶動存量蛻變。”工信部規劃司副司長李北光說。

在線上消費空間被打開后,互聯網又將目光回到線下。不久前,阿里巴巴集團與星巴克合作,用數字技術打造智慧門店。

走進烘焙工坊,用手機“掃一掃”,不僅能看到一杯咖啡的“誕生過程”,還能加入不同場景,讓平日的下午茶有了海邊度假的感覺。門店也可通過數據捕捉需求,提高效率。

更讓人們感受到希望的是,實體企業從數字經濟中獲得轉型升級的動力。手機按下鍵盤,熱乎乎的豆漿就自動煮好,機器還能進行智能清洗。不久前上市的九陽無人豆漿機實現全部流程智能化和遠程控制。制造工廠也能根據用戶數據實現精準供給。

數字驅動下,工業制造正在構建更敏捷的生產、經營、管理體系。工信部調查顯示,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后,企業生產效率平均提升超30%,運營成本約降20%。

“以數字為杠桿,我國經濟正進行深層次變革。”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說,應抓住機遇,發揮好我國滲透融合和應用創新優勢,重塑競爭力。

助推高質量發展 

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數字經濟,正打破傳統的供需公式和經濟學定論,衍生出更加共享、普惠和開放的經濟生態,推動高質量發展。

普惠經濟就是其中之一。傳統的經濟關系旨在市場供需中尋求買賣雙方的“合意”,而數字經濟則在此基礎上追逐更大范圍的“帕累托最優”。

把數字和餐飲結合,解決了“吃”的問題,提高了“做”的效率,還創造了新的崗位。美團點評CEO王興說,美團外賣約50萬個“送餐小哥”中,有31%是傳統產業工人,10%來自于貧困地區。“為人提供了舞臺,創造了價值。這一定代表未來經濟發展方向。”他說。

將產業發展與民生改善互動融合,增加經濟發展“人情味”,是數字經濟產生的最重要外溢效應之一。工信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司長謝少鋒說,以數字驅動生產力,不斷滿足人民的需要,數字經濟將推動更高質量、更加公平發展。

著眼于提升存量效率的共享經濟解決了經濟學中的“效率難題”。共享出行、共享制造……越來越多的領域因數字經濟的注入釋放出新的“紅利”。過去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現在則是“一個產業賦能一方水土”,從東北的網絡直播到浙江的淘寶村、無錫的物聯網,區域經濟正擺脫傳統羈絆。

更加廣義的“開放”正在推開。以螞蟻金服為例,正在電子商務、支付手段等多方面將國內成熟的電商環境移植到相關國家中。

“數據價值正在充分流通,為諸多行業提高‘含金量’,實現質量、效率、動力變革。”謝少鋒說。

夯實數字技術基礎 

加快建設數字中國,尤需夯實數字基礎,奠定“領跑”條件。

如何加速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打好數字經濟的“地基”;如何探索更優的信息共享和互信互認機制;如何守住安全底線……都需要在創新中探索解決。

構建多元創新體系,需要加快基礎設施改造。工信部、網信辦等多部門正在深化網絡基礎設施的建設合作,推進技術的研發和商用部署,使數字經濟的“大動脈”更加通暢。以5G為例,目前已形成包含技術、標準等在內的協同創新鏈條,加速融合創新。

加快數據開放共享,提高應用效率和使用價值。工信部總工程師張峰說,我國將建設全國一體化的國家大數據中心,推進公共數據開放和基礎數據資源跨部門、跨區域共享。其中,優先推動信用、交通、醫療等領域數據開放,并研究制定工業大數據發展路線圖,建立健全容錯機制。

守好安全底線。隨著數字經濟發展,與之相適應的安全保障體系正在完善。加強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增強數據安全預警和溯源能力,加強政策、法律的統籌協調,一系列步伐正在展開。“只有真正做到發展共同推進、安全共同維護、治理共同參與,社會才能暢享數字紅利。”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祎說。

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_视频二区亚洲欧美_一本道高清色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