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莊成北京高精尖主陣地

26年前,這里是一片農田荒地;26年后,這里擁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802家、世界500強企業83家,人均綠地面積105平方米。

從創立前被農田、垃圾場圍繞到綠色發展、填補空白、引領創新,創立近30年來,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吸引了包括奔馳、GE、拜耳、ABB、京東等8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的120多個項目,投資總額近千億美元,形成了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生物工程和醫藥、汽車及交通設備四大主導產業。1994年以來,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地區生產總值、工業總產值年均增長超35%。

麥田里“長出”行業尖子

“如果想考察世界先進的氣動技術與生產工藝,去SMC北京工廠就行。”全球氣動領域巨頭SMC中國公司總經理趙彤如是評價現在的北京廠。

如今,SMC(中國)有限公司注冊資金達5億美元,占地面積32萬平方米,在北京先后建立了4個現代化工廠和研發中心,并在全國72個城市建立了營業網點。

20來年的市場大潮中,困境與考驗面前,趙彤團隊的身后總有人扶他們一把。

2003年“非典”肆虐時期,SMC面臨的考驗異常嚴峻。當時,北京大量企業、單位停業停工。可產品出口幾十個國家、地區的SMC,一旦停產,國外的客戶就會“斷頓”,這對顧客至上的企業來說將無異于滅頂之災。

企業越成功,開發區才越繁榮。這樣的理念讓開發區管委會歷來重視營商環境的改善。

如今,只需48小時,企業便可在亦莊“落戶”;區區5分鐘,企業足不出戶即可在亦莊完成海關報關;讓企業最頭痛的辦事“最后一公里”難題,在亦莊有“流水線服務”的解決方案,工商、國稅、地稅的11個服務窗口一字排開,讓企業從“分頭跑、挨個辦”變為“只進一門、只對一窗”。

高標準起步瞄準“宜居宜業”

作為北京市唯一的國家級開發區,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自1992年建設以來,始終承擔著北京市改革開放的窗口、經濟建設的前沿陣地作用,對促進體制改革、改善投資環境、引導產業聚集、發展開放型經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與人們傳統印象中經濟開發區廠房密集、煙囪林立的景象不同,亦莊早年就被打上了“宜居宜業”的標簽,吸引大批市民緊鄰花園式工廠安家落戶。

這個初夏,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南海子公園迎來了一位新客人——角。它貼著碧波蕩漾的湖面愜意飛翔,頭部一簇金栗色飾羽極為醒目。麋鹿、白鷺、角……以高端制造、生物醫藥等產業聞名的開發區,也成了珍稀動物們的樂園。

如果不是前輩們提醒,如今生活在這里的市民怎么也不會想到,這片繁華開發區,曾經是垃圾場、臭水溝遍布的荒蕪之地。

“開發區從規劃起就重視生態環境,在基礎設施建設、企業招商上都設計了高標準。”耄耋之年的開發區管委會原副主任馬麟回憶。

在最初招商時,管委會就訂立了“五少兩高”的招商原則,即能耗少、水耗少、物耗少、占地少、污染少、附加值高、技術密集程度高。對于一個起步于上世紀末的開發區,這樣的理念全國少有。

產業集聚成高精尖主陣地

2萬平方米的工廠里,工人零零散散地分布其間,無人注意的角落里,自動化配料機器人“小白龍”緩緩滑動過來,將已經空了的物料架運走,不多時,“小白龍”又推著新的物料架走了過來……這一幕發生在GE醫療北京工廠的生產車間。與大多數“智能工廠”相同,在生產環節,GE醫療北京工廠里有非常多的機器人,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機器人大多數都是北京廠自主研發的。

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發動機工廠里,巨大的機械臂、自動避障的智能AGV小車,一幅智能制造工業4.0的圖景伴隨機械轟鳴,在這個戴姆勒公司首個德國本土以外的梅賽德斯-奔馳發動機制造工廠里上演。

京東的無人車、無人直升機等無人物流技術,奔馳的全球首個德國本土外發動機廠,京東方全球先進的顯示技術研發中心,義翹神州全球規模最大的重組蛋白工具庫……聚集了高端裝配制造、生物醫藥等主導產業龍頭企業,2017年,開發區工業企業產值超億元的有159家、超十億元的達41家,服務業企業營業收入超億元的有168家、超10億元的34家。2017年全年,開發區GDP增長12%,超出全市整體水平5.3個百分點,成為北京經濟增長的重要驅動力量。

作為北京市打造科技創新中心“三城一區”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正在進一步提升科技成果轉化的承載能力。依托區內強大的產業聚集優勢,開發區科技成果轉化率多年來也連續保持在80%以上,遠超全國平均水平。目前,開發區投資進一步聚焦高精尖項目,77.6%的內外資項目投資投向了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智能裝備、汽車產業等開發區主導產業。

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_视频二区亚洲欧美_一本道高清色无码